三国全面战争还会跳票吗|三国全面战争版本

當前位置 : 首頁 > 營銷活動

喬治·吉爾德:密算體系將是人類未來之所在

2019-01-26


喬治·吉爾德認為,區塊鏈作為一個全新的體系,能夠保障互聯網的安全和透明。當價值互聯網迭代信息互聯網,這將分散計算機的力量和商業,進而引發經濟和世界體系的巨大轉變。

 

 

喬治·吉爾德,1939年生,畢業于美國哈佛大學,師從前美國國務卿亨利·基辛格,與尼古拉斯·尼葛洛龐帝、馬歇爾·麥克盧漢并稱“數字時代”三大思想家。20世紀80年代,喬治·吉爾德是供應學派經濟學的代表人物。其倡導“減稅增加財政收入”的著作《財富與貧窮》(Wealth and Poverty,1981)狂銷100萬冊,被稱為“里根改革圣經”。90年代,他成為互聯網和新經濟的倡導者,著有《通信革命:無限帶寬如何改變我們的世界》(亦作《后電視時代》,Life After Television,1990)。

在這本書1994年的修訂版中,他寫道“未來10年最常見的個人電腦將會是一部擁有網絡地址的數字移動電話……借此和成千上萬不同的數據庫相連接”,“它將和你的手表一樣便攜,也會像你的錢包一樣與眾不同;它能識別語音,能夠指引方向;它能收發郵件,能夠收集新聞,也能支付賬單”,“它不一定是‘視窗(Windows)’,卻可以控制你的門——房門、車門,也可能是你的認知之門”,闡述了從每一臺個人電腦的“微觀宇宙”到由無數個人電腦互聯互通所編織成的“遙觀宇宙”的思想。

 

 

經濟學家喬治·吉爾德的最新作品《后谷歌時代:大數據的沒落與區塊鏈經濟的崛起》(Life after Goog le,2018)今年在美國上市后,即蟬聯亞馬遜新書排行榜第一。他在書中指出,今日的中心化互聯網必將被以區塊鏈為代表的去中心化互聯網所迭代。9月5日,喬治·吉爾德來滬演講,文匯報記者就區塊鏈為代表的密算體系(cryp tocosm)等熱點問題對他進行了采訪,并結合新書及講座內容在此分享。

安全,密算體系的第一要義

文匯報:區塊鏈(Blockchain)是一個非常熱門的概念,但它究竟是什么,似乎人們還存有不同的理解。您可否先為我們厘清下這個概念?

喬治·吉爾德:區塊鏈是一種數據庫。類似于不動產產權證,其中內容包括了事項、契約、專利、許可或其他永久記錄。從該系列的起源和分散的網絡節點上分發和公開的每條記錄開始,用數學的方法將一切散列在一起。

基于這個解釋,首先我想說,區塊鏈最顯著的特征在于,它是一個全新的體系,能夠保障互聯網的安全和透明。其次,我們當前的系統是一種非常傳統的系統,因為所有的數據都被集中在一個中心體系中。我們有各種各樣的防護,比如防火墻、各種軟件等,它們監控并防止各類外界的入侵,一旦發生任何異動,它們都會迅速反應。但區塊鏈是一種分布式的數據安全網絡。有了全新的區塊鏈安全網絡之后,我們從任何一個地方去竊取數據是毫無用處、毫無意義的,因為這種數據是均勻分布在整個互聯網體系之中的。同時因為數據為所有人共有,所以它也由我們共同決定。

文匯報:正如您的新書書名所示,大數據將沒落而區塊鏈經濟將崛起,您為何會做出這樣的判斷?

喬治·吉爾德:1948年,當香農(Claude Elwood Shannon)在麻省理工學院和貝爾實驗室發展他的信息理論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全神貫注地通過一個嘈雜的通道進行交流。香農的注意力集中在中間那些被稱為隨機(受控或有界概率)的可育域上,這些可育域是對通信、編碼、加密和解密的挑戰。在此過程中,香農解決了在海量原始數據中尋找意義的問題。他的工作指向大數據、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領域。

其結果便是,互聯網架構上充斥著免費的應用程序。這些應用程序可以幫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并在其基礎協議中滲透,以建立身份、產權以及系統基態的其他方面。作為一個全球性的復印器,互聯網幫助其創始人建立了起源、事實、真相、時間戳、基態和身份,也使得假新聞和網絡欺詐與真實事件和有啟發性的交流魚龍混雜,真假難辨。

1990年,我曾經預測生活在網絡計算機的世界里,人們根本不用看不想看的廣告。遺憾的是,如今互聯網上不僅滿是不受歡迎的廣告,還充斥著各種機器自動轉發的惡意軟件。這樣的體系結構不能保護產權、不能保護隱私、無法托管安全、無從談論高效的交易、無法允許微支付阻止垃圾郵件,更沒辦法建立可靠的身份。它不僅沒有把權力交到每個人的手中,反而將其變成了一團龍卷風,把所有的金錢和權力刮到了頂部。

在大數據時代,以谷歌為代表的互聯網首要規則是“交流優先”,這意味著一切都可以免費且自由地被復制、移動和改變。但是,如果價值和安全不是信息技術體系結構的組成部分,那么這個體系結構必將被替換。現在,是時候跨越互聯網的滑坡,為用戶提供一個穩定的數據庫,并在這個數據庫上建立新的信任和真理結構,以此使互聯網成為人類創新和成就的高熵時代里的低熵載體。新時代將超越互不相連概率狀態下的馬爾可夫鏈[Markovchain,在該過程中,在給定當前知識或信息的情況下,過去(即當前以前的歷史狀態)對于預測將來(即當前以后的未來狀態)是無關的,將歷史和未來、信任和真理的鴻溝擴展到區塊鏈。

區塊鏈是無記憶的馬爾可夫鏈的反面。馬爾可夫鏈通過極端地超越過去獲得效率和速度,而區塊鏈則通過數學散列在每個區塊內精心地延續過去。也許區塊鏈的計算速度比馬爾可夫鏈慢一萬倍,但是每個散列(hash)都包含了不可磨滅的簽名,記錄了返回原始區塊的所有事務。馬爾可夫鏈告訴你統計上可能的未來,而不知道過去;區塊鏈通過不間斷地記錄過去,展示現實生活中的未來。

因此,區塊鏈可以保存和擴展信息,而馬爾可夫鏈則可能通過隨機性假設破壞信息。馬爾可夫模型從演算中去掉了特定的意圖和計劃、歷史和身份,代表了對創造和構成財富的真正知識的逃避。下一個時代的世界體系將會看到對記憶和具體性、發明和真實性、時間戳和標題的提升。

因此,密算體系——區塊鏈及其衍生產品的新架構——才是人類的未來之所在。價值互聯網迭代信息互聯網,這將分散計算機的力量和商業,進而引發經濟和世界體系的巨大轉變。在這個全新的多維世界中,每個人都可以是贏家。

文匯報:那么,密算體系的關鍵詞是什么?

喬治·吉爾德:“安全”。密算體系是一種新的安全模式的互聯網體系,具備現有的互聯網結構體系所缺乏的安全設計。現在互聯網的安全設計主要來自大的互聯網公司,但在區塊鏈結構下,它會給每個參與者更好的安全保護。

 

看好區塊鏈在中國的發展

文匯報:在您看來,從“大數據時代”轉變到以區塊鏈為主的時代需要多久?

喬治·吉爾德:這個時間會蠻長的。我們現在還處于區塊鏈時代發展的早期階段,或者說是大數據時代結束和區塊鏈時代開啟的交界點,這兩個時代的具體更迭時間并不是很清晰的。但是我們要看到跨過時代交界點后,未來的方向在哪里?這是很重要的。

在10年前的2008年,全球市值排名前四的公司分別是埃克森美孚公司、沃爾瑪公司、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以及中國工商銀行。但僅僅過了10年,也就是到了今年,全球市值排行前四的公司就已經完全改變。現在位列第一的是蘋果公司,它的市值超過1萬億美元;第二名亞馬遜也超過1萬億美元;第三名是阿爾法特旗下的谷歌公司,單單軟件服務就超過了8000億美元;第四名是微軟公司。

這就是熵的力量。在信息化時代,只要我們人腦運轉速度足夠快,經濟就可以按我們希望的方向進行改變。

文匯報:您可否預測一下,下一個10年全球市值排名前四的會是哪些公司?

喬治·吉爾德:也許,那時候的市場將會由運算體系主導,前四名可能是以太坊(Ethereum)、比特大陸(Bitmain)、海德拉(Hedera)、小蟻(NEO)。海德拉的哈希圖(Hashgraph)是一種全新的區塊鏈形式,現在在美國廣受歡迎。它通過將銀行以及其他的公司結合在一起,用一種完全不同的創新加密貨幣形式,贏得了顧客和投資者的信賴。

文匯報:您怎么看區塊鏈在中國的發展?

喬治·吉爾德:剛才我預測的4家公司中,比特大陸和小蟻都是中國公司。比特大陸成立于2013年,重點面向中小企業及個人用戶,目前銷售服務網絡已經覆蓋了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小蟻于2014年正式立項,通過數字技術把數字網絡聯系在一起。

我認為,區塊鏈是一個有機體,它會生長,它代表的是新一輪技術的創新。盡管目前區塊鏈在中國的發展還處于起步階段,但中國的創新能力相當強。尤其是中國在挖礦芯片方面已處于技術領先,加密幣的交易也是最成功的。

這次是我第四次到上海,1988年來的時候,我就感到在上海,或者說在中國,不是百花齊放,而是十億花齊放。今天早晨我沿著黃浦江跑了5英里,一路上看到了很多新的建筑,還有很多富有朝氣的臉龐,我感到自己在30年前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這里的經濟、這里的企業、這里的個人都很有沖勁。可以說,上海是我在全世界看到的發展最快、最新的城市,我非常看好上海在區塊鏈時代的發展。

內容生產者或將迎來黃金時代

文匯報:在區塊鏈時代,您認為哪些熱門行業將走下坡路?

喬治·吉爾德:首先,超級大、超級耗能的大數據中心將成為明日黃花,因為它們太熱了。它們就像是制鋁廠,有很多空調機,需要在比較涼快的、水比較多的地方才能運行,最終的結局就是淡出人們的視野。

同時,銀行業也會要變。現在銀行業很多業務都與短期交易和投資有關,雖然區塊鏈并不會讓銀行做不成它最基本的業務,保持銀行對實體經濟的貢獻,讓儲蓄的人和需要投資的人在一起。但在區塊鏈時代,由于有了新的幣值比較穩定的貨幣,一些投機、短線的投資就會受到抑制。

文匯報:那么,有哪些行業會在區塊鏈時代得到更好發展?

喬治·吉爾德:我認為,對內容生產者而言,這將是個黃金時代。比如從事寫作、音樂,或者媒體從業者,這些人的報酬目前看是相對低的,因為所有內容的發布都要借助于大的平臺。平臺要掙錢,大的平臺又要靠廣告收入來支撐,“層層盤剝”之后,內容生產者獲得的回報就相當低。比如,谷歌網上音樂市場只把收益的14%分給內容制作者。但在區塊鏈時代,大家可以拋開中間商和平臺的議價,直接對內容進行支付,這將明顯提高內容生產者的收益。

<<返回列表    <<返回首頁

三国全面战争还会跳票吗